ranlinghi@126

[團兵]divorce 後續

日常空白:

那是一個禮拜後的事。

雖然不是太大的家卻整裡非常久,艾爾文覺得疲倦,將車子停好後,將後車箱的行李搬下。
從公寓搬到獨棟獨宅的新興社區是個不錯的決定,之前住的地方雖然在鬧區交通方便許多,但也非常吵。
到了一定年紀就希望有自己的天地又安靜一點,艾爾文掏著口袋,拿出鑰匙,在將鑰匙插進鑰匙孔後,突然猶豫了一下,最後將鑰匙放回口袋,從另一邊的口袋掏出菸盒。

點火之後艾爾文舒了口氣,這幾天真的是壓力累積到一個極限,工作和家裡的事情混亂成一團,也難以平靜下來。
生活方面一直是里維打點的,艾爾文看了一眼空蕩蕩的無名指,手上的東西一直給自己安全感,從學生時代到現在,還真的想不起來沒有里維的日子,自從和他交往開始,除了出差和研討會外,還真的沒有和他分開超過三天。
肚子餓了他永遠都變得出好吃的飯菜,覺得累時他也會體貼的給自己擁抱,如果需要空間里維就會讓自己一人獨處,但需要情緒抒發時,他的一個親吻就可以讓自己盡情的哭泣憤怒發洩情緒。

一個人的生活被另一個人侵入十幾年,對年近四十的自己來說,那是分量十足的一份感情,說挖說割捨、或者拋棄掉,都不是那麼容易呢。
要不斷催眠和欺騙,艾爾文又吸了口菸,必須要一直找理由才能讓心情不那麼浮躁、不再去回顧、不再覺得辛苦。
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動物,就算被傷害也不見得會恨,因為愛很多、太多,並太滿,就算被迫傾倒出來,也不會消去那曾經盈滿的溫暖。

「哈──」菸的味道一向不討厭,但里維非常痛恨啊,要不是因為他,還沒想戒過。
「在享受單身生活嗎?」身後的門打開了,艾爾文轉頭看里維一臉不爽的瞪著自己,聳聳肩,將菸捻熄。
「我在想,沒有你我要怎麼活下去。」
「哼、是誰信誓旦旦的說沒問題?」
「是誰說要稍微有點空間、享受一下一個人的生活?」艾爾文將里維拉進懷裡,嘆口氣,兩人決定要搬家之後發生了不少摩擦,當然,要從內區到安靜的社區、幾度衡量下里維也要離開工作十幾年的公司,這些因素讓里維脫口說出,想要分開、想要恢復單身、想要過一個人的生活。

艾爾文無法說服他不去想,就讓里維趁辭去工作準備搬家這幾天稍微冷靜也好,反正有很多事要做,像將用太久老收到垃圾信件和詭異電話的號碼退掉換掉,整理新家等等。

「──不好過、艾爾文。」雖然厭惡菸味,但絕對無法討厭艾爾文的體溫,里維覺得鼻子有點酸,不是因為噁心的菸味,而是一個人守著家的寂寞。
每天都在數日子,等艾爾文整理好、將東西搬來,壓抑想去看他過得如何,想到他公司送一份午餐的念頭,想努力假設單身、假裝沒有牽掛一個人。

「我也是。拜託你不要再說想一個人、想分開的話。」沒辦法忍受的心情自己是一樣的,艾爾文摸摸里維的頭,因為你才有的歸屬感、才有活著的動力和感覺──「我可沒辦法再忍耐一次,下次你再說出那種話,我一定會生氣。」
「呵、就不要過幾天,你會懷念可以抽上一根菸的單身生活。」
「我才不會為了一根菸放棄你。」將里維用力舉起,就算過了好幾年,里維還是這樣好抱,看清楚他臉上的苦惱複雜,還有眼睛閃閃發光的模樣,「聽好、沒有什麼比你重要。」

將他抱進家裡,艾爾文看著已經被打理乾淨、大致上已經有生活味道的家,將里維放在兩人挑選的沙發上,手摸了摸口袋。

「喏、這是你的。」搬家前自己說好,要選一對新戒指,因為自己願意負責他的人生、可以成為他生命唯一的依靠,終於有能力可以大聲說了,「請你,永遠和我一起,不要再分開了。」
「白癡!」讓艾爾文緊抓著手,套上戒指,里維看著依舊樸素,但閃閃發光的新戒指,「那我只好奉陪到死了。」
「就算死也埋在一起。」艾爾文緊抓里維的手,看他毫不猶豫點點頭,開心的,親吻上熟悉的嘴唇。
那股淹沒情緒的低迷一下被接觸戀人的愉快吹散,感覺里維也急躁的扯著自己的外套,投入在親吻中,艾爾文手也忍不住摸索他的腰間。
再也不會分開、不想分開,兩人都這樣想,緊緊握著彼此的手。

评论

热度(51)

  1. "__茔★.!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”ゝ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ranlinghi@126日常空白 转载了此文字